猪农出门买个菜,异地智障老太掉粪坑

今年8月5日,就在庐江县塔山社区董仕年一家外出买菜时,其房屋突然遭到不明人员强拆。无家可归的董仕年一家只能在被拆迁的房屋前搭建简易房居住。 ... 今年8月5日,就在庐江县塔山社区董仕年一家外出买菜时,其房屋突然遭到不明人员强拆。无家可归的董仕年一家只能在被拆迁的房屋前搭建简易房居住。 当地政府部门称,前期多次和董仕年沟通拆迁补偿,但未能达成一致,政府部门不可能强拆其房屋。董仕年当场报案,公安机关称,已对周边视频进行调取,但由于视频丢失等原因,案件仍在调查中。 出去买菜回来家没了,十余头肥猪被压死 今年8月5日上午,庐江县庐城镇塔山社区的董仕年和妻子刘义桂外出买菜,一个小时后,当两人回到家中,眼前骇人的一幕令他们惊呆了:住了多年的两层房屋竟然坍塌了。 家中的家具、电器都在里面被砸坏,楼旁的猪栏也被拆毁,十余头肥猪被砸死。 董仕年发现,现场有大型车辆的车痕,很明显是运输车辆和挖掘机的印迹。这到底是谁干的呢? 震惊的董家人当场就报警,庐江县城郊派出所出警,可至今已将近三个月了,也没有任何结果。 政府曾数次谈拆迁赔偿,但没有谈拢 10月27日,市场星报、安徽财经网记者来到庐江县庐城镇塔山社区,经过工厂区后在大片的荒地前找到董仕年一家。 房顶已全部坍塌,二楼房屋也无法看出原有模样,太阳能热水器还挂在残垣断壁上。 屋边一头肥猪奄奄一息,董仕年说,这头猪当时被砸中,半死不活只能躺在这里。 由于房屋被毁,董仕年在房前搭建了简易棚,目前家人都住在这里。 董仕年告诉市场星报、安徽财经网记者,自家的两层房子是上世纪80年代建的,用地是老宅基地,属于塔山社区董院村民组。十年前,其周边的261亩良田被政府征走,至今仍荒废在那,没有任何动静。 眼前一片荒草丛生的土地,董仕年拿出一张多年前拍摄的照片,“这里以前都是良田”,照片上田地里种满了农作物,和如今的荒地形成鲜明对比。 董仕年告诉记者,近期,当地政府曾数次找其谈拆迁赔偿事宜,可从没有正式谈过,仅是征求其意见。 公安机关:调取周边视频效果不理想 公安机关究竟是如何调查此事的呢? 市场星报、安徽财经网记者来到庐江县城郊派出所,该所所长高曙光称,最初派出所已对此刑事案件进行了立案侦查,后移交庐江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前期对周边的摄像头进行了调取,但有的区域没有摄像头,有的视频已经不存在了,再加上合铜公路建设,该路段没有摄像设备,因此侦查还在进行中。 随后,记者实地观察发现,通往董仕年家只有两条道路且路上有很多工厂,很多厂区都安装了摄像设备,有的厂区甚至安装了两三个。一家快递公司一位工作人员介绍说,不久前,有三位民警来到该处要求查看监控,但具体要看什么并没有说。 一家玩具厂的负责人称,警方确实来调取过监控资料,但由于时间较久远,视频已被自动删除。 另有一家服装厂的工作人员告诉市场星报、安徽财经网记者,未曾见公安机关来调取过监控视频。 庐江县公安局政治处一负责人称,目前,县局刑侦大队正在调查该案,如有结论将通知新闻媒体。 镇政府:没有理由强拆其房屋 董家的房屋究竟是被谁所拆?当地政府又怎样看待此事? 庐江县庐城镇委书记潘炳生称,政府一直在和他谈判,如果是政府拆的也不会再和他谈了。该块用地是用来建设学校,不是用来搞商品房开发,政府没有理由强拆其房屋。对于261亩土地闲置的问题,潘炳生称有些项目的审批需要时间,但不可能长期闲置土地。 塔山社区何书记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当时社区获悉董仕年家被不明人员强拆后,社区工作人员第一时间就赶到现场,镇政府对此事也很重视,要求派出所抓紧破案。 面对此种境况,董仕年希望寻找到房屋被拆时的目击者给他提供线索,并公布了自己的电话:15375055148.

今年8月5日上午,庐江县庐城镇塔山社区的董仕年和妻子刘义桂外出买菜,一个小时后,当两人回到家中,眼前骇人的一幕令他们惊呆了:住了多年的两层房屋竟然坍塌了。

安徽财经网讯 “警察,你们快救救老太太,快救救老太太”,一名群众边捂着鼻子躲开粪坑边对赶来的民警说。

一家玩具厂的负责人称,警方确实来调取过监控资料,但由于时间较久远,视频已被自动删除。

5月26日清晨6时许,庐江县公安局开发区派出所民警接到一起110警情,称在庐城镇某农户粪坑内发现一名老年妇女陷入粪坑中,请求民警救助。

庐江县公安局政治处一负责人称,目前,县局刑侦大队正在调查该案,如有结论将通知新闻媒体。

民警及时与老人儿子联系。匆匆赶至庐城的儿子在了解老人被救助情况后,称自己正在四处找寻老母,因为老母智障经常走失,多亏庐江民警及时救助,否则老母客死异乡他也不知情。

董仕年告诉市场星报、安徽财经网记者,自家的两层房子是上世纪80年代建的,用地是老宅基地,属于塔山社区董院村民组。十年前,其周边的261亩良田被政府征走,至今仍荒废在那,没有任何动静。

民警见状,顾不上粪坑里的粪便被搅动后的恶臭熏人,就地捡起塑料袋套在手上,二人弯腰站在粪坑边沿合力将老人拉起。

由于房屋被毁,董仕年在房前搭建了简易棚,目前家人都住在这里。

民警时其玉、苏伟等及时赶到现场,发现某农户家的一个简易木板围成的粪池内,有一名老年妇女正在粪坑中挣扎,而周围几名早起的村民却捂着鼻子袖手旁观,无人愿意搭救。

图片 1

随后赶来的所里女民警帮助老人洗澡和换上干爽衣服。民警询问老人姓名、住址等信息,可是老人说不清,显然老人有点智障。 民警再对围观人员进行走访,可是无人认识该老人,也不知道她从何而来。

董家的房屋究竟是被谁所拆?当地政府又怎样看待此事?

徐凡 束亚林 市场星报、安徽财经网记者 赵汗青

10月27日,市场星报、安徽财经网记者来到庐江县庐城镇塔山社区,经过工厂区后在大片的荒地前找到董仕年一家。

民警一边将老人送至救助站救助,一边将老人图片发至周边村干部微信群中进行查找,可是还是无人认识。随后,该所负责人又及时将图片等信息发给庐江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合成作战室,经兄弟所队排查,提供线索老人为无为县鹤毛乡人。

家中的家具、电器都在里面被砸坏,楼旁的猪栏也被拆毁,十余头肥猪被砸死。

5月26日清晨6时许,庐江县公安局开发区派出所民警接到一起110警情,称在庐城镇某农户粪坑内发现一名老年妇女陷入粪坑中,请求民警救助。 -->凡市场星报、安徽财经网、掌中安徽记者署名文字、图片,版权均属于市场星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者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帖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授权的媒体、网站,在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市场星报、安徽财经网或者掌中安徽”,违者本单位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另有一家服装厂的工作人员告诉市场星报、安徽财经网记者,未曾见公安机关来调取过监控视频。

当地政府部门称,前期多次和董仕年沟通拆迁补偿,但未能达成一致,政府部门不可能强拆其房屋。董仕年当场报案,公安机关称,已对周边视频进行调取,但由于视频丢失等原因,案件仍在调查中。

市场星报、安徽财经网记者来到庐江县城郊派出所,该所所长高曙光称,最初派出所已对此刑事案件进行了立案侦查,后移交庐江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前期对周边的摄像头进行了调取,但有的区域没有摄像头,有的视频已经不存在了,再加上合铜公路建设,该路段没有摄像设备,因此侦查还在进行中。

庐江县庐城镇委书记潘炳生称,政府一直在和他谈判,如果是政府拆的也不会再和他谈了。该块用地是用来建设学校,不是用来搞商品房开发,政府没有理由强拆其房屋。对于261亩土地闲置的问题,潘炳生称有些项目的审批需要时间,但不可能长期闲置土地。

政府曾数次谈拆迁赔偿,但没有谈拢

随后,记者实地观察发现,通往董仕年家只有两条道路且路上有很多工厂,很多厂区都安装了摄像设备,有的厂区甚至安装了两三个。一家快递公司一位工作人员介绍说,不久前,有三位民警来到该处要求查看监控,但具体要看什么并没有说。

屋边一头肥猪奄奄一息,董仕年说,这头猪当时被砸中,半死不活只能躺在这里。

董仕年告诉记者,近期,当地政府曾数次找其谈拆迁赔偿事宜,可从没有正式谈过,仅是征求其意见。

镇政府:没有理由强拆其房屋

董仕年发现,现场有大型车辆的车痕,很明显是运输车辆和挖掘机的印迹。这到底是谁干的呢?

眼前一片荒草丛生的土地,董仕年拿出一张多年前拍摄的照片,“这里以前都是良田”,照片上田地里种满了农作物,和如今的荒地形成鲜明对比。

图片 2

今年8月5日,就在庐江县塔山社区董仕年一家外出买菜时,其房屋突然遭到不明人员强拆。无家可归的董仕年一家只能在被拆迁的房屋前搭建简易房居住。

震惊的董家人当场就报警,庐江县城郊派出所出警,可至今已将近三个月了,也没有任何结果。

房顶已全部坍塌,二楼房屋也无法看出原有模样,太阳能热水器还挂在残垣断壁上。

公安机关究竟是如何调查此事的呢?

出去买菜回来家没了,十余头肥猪被压死

公安机关:调取周边视频效果不理想

塔山社区何书记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当时社区获悉董仕年家被不明人员强拆后,社区工作人员第一时间就赶到现场,镇政府对此事也很重视,要求派出所抓紧破案。

本文由韦德体育发布于伟德体育官方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猪农出门买个菜,异地智障老太掉粪坑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